意境在理查德22歲的時候近乎實現

如果你還沒有讀過理查德的出生和童年,請點擊這裏去讀一下,不必擔心,在那裏有鏈接再帶你回到這裏。

前面我們說到,當理查德・耐爾森在1965年,即他14歲的時候,他看到未來建築的兩個奇妙雙重景觀:有時透明,有時又是純白色的,似乎兩個可以按照某種需要而任意轉換。

這些意境深深影響著他,注定成就了他接下來的人生歷程,曲折奇妙。

因爲他太愛地上的大自然,他沒有步父親的後塵而成爲飛行員或技師。中學畢業後,他選擇成爲園藝師。爲此他于1972年邁進了安大略農業學院,開始學習農業技術。

學院的生活很快使他感到索然無味。更糟糕的是,學校所教的那些畜牧業的做法,讓他深深不安——爲何如此殘酷對待動物?雖然僅爲兩年的文憑課程,他已經學完一年,再有一年就畢業了,他卻想著是否退學。這絕非他想學的,他更加喜歡那些貼近大自然、順乎大自然的方法做事。

想不到的是,下面發生的事,將他從學院式的痛苦中解救出來了!

在1973年的轉折點,理查德22歲

此時,已經接近春季課程的尾聲,理查德接到他的一位朋友的電話。

“嘿,理查德!”

“嘿,老朋!是你打電話,太高興了,我這裏老煩了,你呢?”

“理查德,我找你可是有急事。我現在與太太在抹大拉的馬利亞島上”

“抹大拉島?喔,那裏好美啊,你們太幸運了!”

“但昨天在這裏發生一件怪事。我和太太在街上閑逛的時候,一位醫生直接走向我,向我突然發問。”

“醫生?”

“是的,拉博瑞醫生。他直直走向我,問我:‘你是農民嗎?’我說‘是啊,西邊農夫,先生爲什麽這樣問?’”

“是啊,他爲何這樣問?”

“他說:‘我是這個小島上的唯一醫生,最近一位老人病了,我介紹他去了蒙特利爾的大醫院。’”

“嗯”

“他說:‘那位老人和家人一直經營這裏的一個養雞場,這也是島上的人所吃雞蛋的唯一來源。現在老人生病了,他的全家也跟著他去了蒙特利爾,我被迫要幫他打理雞場。噢,糟透了!我要照顧雞場,還要給人看病!’”

“醫生被迫要照顧養雞場?哇,從未聽說這等事!”

“正是!這個小島上,他因爲是醫生,人生島上每一個人,也只有他可以組織大家幫忙打理。他受不了,爲此直接向我求援。”

“那你如何回他?”

“我太太和我已經決定留下來了,但我們需要你來幫我們!”

“需要我?”

“是的,正是你,理查德!記得你上次和這次都說,不喜歡學院式的日子。快過來!學農靠課堂不行的!”

“讓我想一下。”

“最好你不要拒絕我!你看,你有智慧,我有經驗。絕配!”

“讓我再想想。”

“好。噢,對了,你想不到這個雞場到底多糟糕。”

“像什麽?”

“像一堆屎!原始得可怕,什麽都沒有!沒有自動給水,沒有自動喂養,沒有清糞的機制,別提了。什麽都要用手去做,難怪拉博瑞醫生叫苦連天,恨不得馬上走人!”

“那我們能做什麽?”

“我想,我們要全面給這個雞場升級,使其自動化,爲此需要你。”

“成,聽起來有趣極了!”

爲此,下面接下來的,就順理成章了。理查德離開了農學院,去了抹大拉島。這是1973的夏季,是他22歲人生的轉折點。

點擊這裏閱讀:理查德在23歲時讓意境成爲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