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undance Economy 人人富裕的經濟

Abundance Economy 人人富裕的經濟
By Richard Nelson 瑞查德.耐爾森
Montreal, Canada 加拿大 蒙特利爾
09.09.2021 年九月九日
英文原文在這裏

我感覺過去“在曠野漂蕩了四十年”– 但是現在,因爲創建了可超再生的“農豆莢”,來恢復人與自然之間的正常關系,使得系統性攔阻人采納這個對人類來說至關重要發明的障礙煙消雲散了。

作爲發明家,我與全球化賦有共創精神的團隊一起站立,站在“人人富裕經濟”的世紀門檻,讓饑餓不再,讓貧窮成爲過去的歷史。

我知道此轉換並非難事,只要在全地有統一的行動,就可成就。

采用免費自然的太陽光,在任何的地方和氣候條件下,“農豆莢”都可以生産出食物,豐盛、有機、高營養、超安全,而且附帶著還會産生大量的清潔能源和純淨的水(從空氣中凝結而成)。過去不允許的進程和攔阻,都消失殆盡。

“農豆莢”現在成爲我的“獨陽屋頂”專利項目的一個突破性應用。在過去,“獨陽屋頂”通過開源的合作和在 www.PODnet.is POD上協調的企業聯盟之商業化開發,使得任何人及在任何地方都可參與其中。

而且,“農豆莢”在食物、能源和水這三方面的生産潛力,過去已經在職業和學術的範疇內建立了良好的“既成事實”的基礎,但是,這個已經成就了的潛力至今對普羅大衆卻仍是遙不可及。

人類爲何活在無知中,爲何繼續受害于權威人士所繼續營造的欺騙?是因爲,那些少數的權貴們,爲了繼續圍護他們所一直營造的“戰爭經濟”,繼續用少數人的“權貴淫威”來奴役普羅大衆,他們只有繼續如此,才可用物質貧乏的謊言來壓制物質豐富的真實。因爲,如果普羅大衆知道了真相,他們就無法繼續奴役人,就會被釋放得真自由。

這些醉心于奴役並牢籠人類和地球的人,所一直延續的物質貧乏之謊言,對人類的心智産生了近乎牢不可破的功效,使得人類掉入一個無底下滑的深淵。在過去的40年間,地球的人口翻倍,同時地球的生態也經受了近乎不可修復的破壞。他們無限度地將人類投入恐懼之中,使得人類的生態系統處于崩潰的邊緣,滅絕的事件在現實生活中層出不窮地展現。

他們所實施的不真實的謊言和對人無休止的洗腦,借著他們所營造的教育系統來侵害我們的大腦認知,使得我們以爲:我們只能受制于這個系統,爲這個系統賣命才得以苟活。其害如此之深,以致當這些持續的剝奪和侵害被暴光後,我們竟然覺得是無力回天。

然而,此牢籠人的系統是從裏面往外自己腐蝕而被掏空的。其權柄受到了多人的質疑,其汙穢人的能力被消耗殆盡,其捆綁我們的手正在被消弱——實際上,其在我們身上的鎖鏈幾乎斷開。所謂的“美國夢”就是拜物教,正在退去;此夢已變成可怕的現實,從夢中醒來才看到繼續走下去才是一場尚未展開的噩夢。

是的,對此噩夢獨有情衷的權貴們,不願放棄過去和現在尚存的權利,但是他們的日子到頭了——一個如天的大地正在來臨。願我們靠著恩典,在度過未來幾年的險阻,免除沖突和核冬天的恐赫,就可以盼望翻轉現有的秩序,使得“在後的要在前,貧窮的要富足,使人和睦的得以承受地土,承受降下來的神的國”。

此一人類大變相將由真理帶路,顯明一條道路,讓我們與所有的生命體和睦同居。真的啓示(既不是革命,也不是進化)將帶進轉變的行動,挺升人類的靈性,顯化爲積極向上的盼望——意味著我們有能力,用雙手和心志,來建造,而且是建造在如泉湧一般的嶄新智慧,將人從世界的捆綁中釋放的智慧;得真自由,而且是叫人人復興昌盛的自由,在普世和平和穩定的氛圍裏得這樣的自由。

朋友們,人人富裕的經濟即將在危機中顯現:疫情的危機,生態的危機,和其它很多危機,將勝過一切攔阻,即攔阻歷史的車輪進入“禧年重置”和“人類重生”的佳境,免得人類順著現在的險境滑向滅亡的深淵。沒有什麽力量可以攔阻這趨勢,但是,最爲緊要的是什麽?是抗議和反叛,還是創意和團結?其實,最糟糕的選項是“溫水煮蛤蟆”,是被動且毫無作爲的平庸之惡。

當險阻被勝過,阻力被摧毀的時候,快速廣泛的變化將克服一切問題。克服難關的辦法是全面采納屬天的辦法——人類做過的每一件錯誤的事,都有一個糾偏的辦法,也是我們必須要學習的。正如我們所看到的,用聖靈的眼光和我們自身在新路上的體驗,邊學邊做,我們就會通曉過去視野的死角,知道人類爲何整體走到今天極端險惡的困境。

請閱讀我過去寫的“縮短饑餓的鴻溝”一文,那篇文章點出人類與食物和自然之間的關系是如此紊亂的根源,以及如何走向正路的辦法。變化從哪裏開始?從調整我們與食物的關系開始,要求天國的建造者們起來建“農豆莢”,重新叫食物的生産本地化、社區化。只有本地化和社區化的食物生産環節,才能應對全球氣候的大變遷,確保所有人的食物、水源、能源的安全和保障,一個家庭都不拉下。

在沒有被商品化侵害的社區裏,人們意識到了集體貧窮的危險。但需要知道的是,大自然幾乎被毀滅,而我們被洗腦以爲貧窮是常態,這原本是一些人爲著要奴役人而制作的假象。爲此,當這些假象被識別並被棄絕的時候,它們無法再攔阻我們這些承受使命的先鋒采取行動,而且是一同行動,去重拾自然的豐富,和每個參與人及每個參與社區所當得的福祉。

采用各種客觀的評估,農豆莢這一類似房角的頭快石頭,能夠結束饑餓和貧乏,將人類帶進一個境地,遠超各種局限,就是那些相信“只有奮爭才能生存”之人所受的局限。走出這些局限,就是人造世界所加給我們的先人局限,我們就會發現,與大自然抗爭的戰役停止了。當我們走進農豆莢神聖的空間時,我們可以才開始體驗何爲與創造共生:展現在眼前的是一片生機勃勃的自然資源,創建的是可再生的生長環境,維持的是穩定的、高産出的環境,使得所有的人類都可獲得成功的喜悅,因爲此新人類所創建的,是一個全球性的“人人都富裕、人人有尊嚴、人人都和平”的佳境。

農豆莢是我們豐富的花園,活水的泉源,健康和幸福的房角石。這是防止氣候變化的平台,爲的是打造21世紀超自然的“人人富裕的經濟”(與現今盛行的“消費者經濟”大相徑庭),醫治人心的創傷,消除人踩在大自然脖子上的腳印,啓動大自然的生物多樣化,恢復並重建地球的野性。

國度建造者們的使命,借著農豆莢而啓動,應用我們所倡議的有益于人的“獨陽屋頂”革新手段,生産本地新鮮的食物。皆因其獨一無二的能力,可以解救人類脫離即將到來的食品供應鏈的崩潰和消失(一半或一多半的人都可能被饑荒吞噬)。爲此,我們的第一步是賦予所有人能力,將自己從死亡的惡性深淵裏拉上來,並拉出來。這急需動手,並學習動手,願意挪移我們的投資重心,並將我們的生活和經濟從全民黩武轉向全民共生,從戰爭轉向和平,從貧乏轉向豐富。

當各地的家庭和社區參與可再生的生活方式的時候,這樣,不是某些人,而是每一個人都會全然並絕然從被捆綁奴役中釋放出來,即在意識形態上甘願受現有系統的奴役。食物的獨立是關鍵,啓用以陽光爲動力的農豆莢,是一把打開未來之路的鑰匙,此路就是擺脫黑暗權勢的奴役,讓其無法在掌控這個世界。